作家專欄

文.蕭振豪

世紀

世紀.貝錦語業:飛鳥去不窮 / 文.蕭振豪

【明報文章】家人忽爾懷念千鳥饅頭,於是匆忙在網上訂購,恰逢日本年末年始,寄到家中已接近賞味期限了。這次訂了千鳥饅頭、丸房露和大納言清澄,打開久違的包裝,竟似張翰思鱸。大納言清澄表面如薄冰將裂,咬下去卻是濃郁欲滴的大納言紅豆;丸房露的「房露」即葡語bolo(蛋糕)的音譯,據說原型為葡萄牙的cavacas,但表面並無糖霜。房露的縮小版便是小孩喜愛的小饅頭,而丸房露外皮軟硬適中,味道芳醇,和小饅頭大異其趣。至於千鳥饅頭則以亡豆(白腰豆的一種)和砂糖製成白餡裹在丸房露中,製作白餡時更是滴水不沾,色如粉雪,入口更似踏雪,其綿密獨具雅致。這3種菓子甘甜而不失清味,配合黑豆茶等一起享用,又何羨於羲皇上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