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圖.余麗文

世紀

世紀.共生紀:當記憶還未成為往事 / 文、圖.余麗文

【明報文章】上星期進行了一件自小學以後不曾發生的事──前往影樓拍照。拍照的原因不是因為有人將會離開這個城市,因此要趕緊留下相聚的片段;其實香港的一切早已變得人面全非,保留的意願總趕不上被淹沒及刪改的速度。倏然發覺,拍攝可能是一種的追尋、重現與及認知。家中長老的記憶慢慢只停留在前半生的時間圈中,每天過日子時卻連剛過去的一分鐘也變得印象模糊,漸漸只能在無意識中重複,然而重複卻只強調了記憶的不可能。對於守候在身邊的伴侶,大概有着說不清的恐懼及傷感。究竟應該提醒身邊人過去的已經過去,又或是接受當下的無法認知?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