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李宇森/編輯.林凱敏、鄒靈璞

世紀

世紀.二元對坐:哲學的實踐——理察‧伯恩斯坦的一席話 / 文.李宇森/編輯.林凱敏、鄒靈璞

【明報文章】一千五百年前,羅馬執政官波愛修斯(Boethius)在事業高峰被政治擊倒,在等候極刑的囚禁時光,憤而寫下流傳後世的巨著《哲學的慰藉》(De consolatione philosophiae),作為囹圄中的自我救贖。但哲學只能作為排解心靈困乏與處理觀念論證的智性活動嗎?亞里士多德所論的自足獨立性,只能在知性的哲學求知中滿足嗎?紐約社會研究新學院哲學系講座教授理察‧伯恩斯坦(Richard J. Bernstein)並不這樣認為,對他而言,哲學活動本就是實踐行動之路,而且這種實踐性是跨越哲學門派之別,不管是美國傳統的實用主義(Pragmatism)、歐陸哲學的詮釋學發展,還是儒家佛學的進路,都蘊含着對哲學的行動面向的重視。行動作為人的自主性活動,不斷改造和豐富我們對世界的理解。為了進一步了解他歷經數十年建立的深刻想法和經驗,我有幸能夠邀請到正在放學術休假的他接受訪問,分享他的哲學觀以及種種觀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