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韓麗珠

自轉行星

半張紙 / 韓麗珠

【明報文章】友人從獄中的來信,缺了半頁。她在另一張紙上解釋原因:「被撕去了。值日官教訓了我一頓。」我不會問她,本來要告訴我什麼,而這重新提醒了我,我們之間的通信,有不止一雙審閱的眼睛。我們吐出的信息要到達對方,必須得到這些審閱者的同意。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