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鄭美姿

青豆集

香港的家朗 / 鄭美姿

【明報文章】前後不過四十小時,香港人因為「家朗」而流了兩次眼淚。第一次是看着張家朗花劍奪得金牌,第二次是哭伍家朗在羽毛球場上不斷捋那件黏答答的FILA汗衣。大家喜悅和痛惜都出自真情實感,港人再崇洋也難以因英國隊而動真氣,再愛國也難因中國隊而開懷,就只有香港運動員,才能令香港人同喜同悲。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