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吳靄儀

法政隨筆

紙短情長 / 吳靄儀

【明報文章】我小時,戰後的香港很窮,家裏有世交女士寄居,丈夫行船(即是在貨輪上任海員),聚少離多,只憑書信來往。記得那時,她與母親談接到的書信,往往不滿一頁,結尾總是無可奈何的一句「紙短情長」,不知在刻板的海上日常生活有什麼可說,而思家的心情,大概也無法用文字表達吧。回信或許有更多內容,家常細節絮絮道來,但到了結尾終歸難以表達,千叮萬囑,唯有四字:「強飯加衣」。那是個淳樸刻苦的年代,受過教育的人說話含蓄,「紙短情長」、「強飯加衣」代表了一切(其實,識字不多的人也是只得這兩句)。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