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鄧正健

世紀

世紀.玻璃大叔:我們不碎 / 文.鄧正健

【明報文章】一個人的散水餅樣式竟也成新聞,她一定是做對了什麼。港台記者利君雅被完約,網上流傳,在她的散水餅上,有一些警世字句。一句是「比干剖心」,比干是紂王叔父,因犯顏直諫而被紂王處以剜心之刑。另一句是「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句出文天祥《正氣歌》,兩典皆說,史官不懼權貴,秉筆直書權臣弒君之罪。兩句話,正直者的心迹,是硬朗,但稍嫌沒留餘地。中國歷史素以血腥見稱,齊太史兄弟們不改史書一言,終三死其二;比干之死更是驚天動地,即使此事很可能不是史實,但以血命換秉直,彷彿是中國自古以來有血性的人逃避不掉的宿命。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