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林達峰

世紀

世紀.菩提樹大道:解魅的世界 / 文.林達峰

【明報文章】1920年5月,麥斯.韋伯埋首書案,修改宗教社會學的書稿,正值西班牙流感肆虐歐洲。這場約100年前的瘟疫,令社會科學的奠基人物也身受其害。6月初,他患上流感,引致肺炎,大學講課也被迫取消。6月14日,短短兩星期,韋伯便因為肺炎在慕尼黑病逝。這位德國社會學家、哲學家對現代社會的診斷,放在現今的脈絡,依然沒有失效。兩年前的聖誕前夕,我到波鴻大學聽兩天的學術會議。會議後與朋友告別,再乘德鐵南下,到海德堡去探望另一位朋友。在海德堡附近的墓園,便是韋伯與妻子瑪麗安.韋伯的長眠之地。隔天早上,我獨自去墓前憑弔,想起他的一篇演講詞——〈學術作為志業〉(Wissenschaft als Beruf)。這是他在1917年11月7日在慕尼黑一間書店的演講詞,後來結集出版。演講內容可說是他對現代社會的判斷,解魅(Entzauberung)一詞的翻譯,正是出自這篇講稿。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