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陶囍

錦上路

隔離讀物 / 陶囍

【明報文章】疫情剛起時,一般人聽到隔離十四日都有點怕。有朋友在酒店單人房熬過兩星期,歡天喜地拖着行李箱離開,走不了兩步卻抽筋。不是他想久坐不動,但房間實在太小,繞場一周十步有找。如果可以選擇,誰肯失去自由?有趣的是,一年過去了,擁有隔離經驗的人多了,居然有人坦白承認:隔離的光陰很令人懷念。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