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鄭培凱

世紀

世紀.文字江湖:王維和詩 / 文.鄭培凱

【明報文章】通行本《唐詩三百首》,在「七言律詩」部分,選了王維的一首《和賈舍人早朝大明宮之作》與岑參的《奉和中書舍人賈至早朝大明宮》,是令人頗感興味的選擇。這種歌頌朝廷的應制詩,特別是寫百官清晨上朝,沐浴皇恩威儀的感受,很難寫出什麼令人回味的詩情,更談不上什麼審美境界了。以我們今天體會詩歌審美意蘊的標準來看,因為心中存有民主平等的觀念,就覺得這一類歌德體的詩作,不過是臣下向主子獻媚的作品。說來說去,也就是讚美天恩浩蕩,微臣三生有幸,得以朝拜金鑾殿的輝煌燦爛,可以光宗耀祖了。這種應制詩要寫得好,也真是不容易,一旦陷入倖佞獻媚的窠臼,就會讓人感到品格低下,寡廉鮮恥,古人是知道的,所以落筆也會特別小心。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