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黃念欣

世紀

世紀.夕拾朝花:《漢聲》中的漢聲 / 文.黃念欣

【明報文章】聽說在Clubhouse有人開題講舊時農曆新年回憶,從食買玩,一直講到店舖初五、初七,以至初十五才啟市的「盛景」,到處貼着紅紙拉上鐵閘的街上只有穿上新衣的一家大小在匆匆趕往拜年。偶有初三啟市的茶樓已經讓人覺得「好拼搏」,初二啟市的已是做壞規矩,初一做生意的話就簡直是「非我族類」,如此景象頗叫時下年輕人驚異云云。而像我這樣的一個70後,對此「新正頭」市面冷清的反差自是頗有回憶,小時候對拜年也屬孤僻一派,可免則免。偶爾母親發慈悲讓我留在家中獨佔全盒,算是新年最甜美與寧靜的回憶。但不代表我對新年毫無所感,只是我最好的新年「回憶」都在一套書中,我小時候最喜歡的一套童書,台灣漢聲雜誌社出版社出版,一套12冊的《中國童話》。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