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陳子善

世紀

世紀.識小錄:《書不盡言》中的我(三) / 文.陳子善

【明報文章】《小艾》事件之後,我按照研究現代作家的一貫思路,繼續查找張愛玲集外文,竟然又屢有收穫。在其中學聖瑪利亞女校校刊《鳳藻》和《國光》上,在1940年代上海《新中國報》、《力報》、《海報》、《大公報》等報上,接連發現張愛玲中學時代的小說、散文、評論和正式登上文壇後的散佚作品,接連公諸於世,以利於張愛玲研究的拓展。當然,又惹得張愛玲不快,她1991年4月14日致宋淇夫婦信中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