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潘麗瓊

女人心

無盡的愛 / 潘麗瓊

【明報文章】天生像開心果、愛笑又為食的媽媽因為腦退化症愈來愈嚴重,漸漸變得木無表情,只能插上胃喉餵奶粉,大部分時間閉上眼睛、沒有笑容、不說話,也不太認得我了。我曾經傷心得會半夜扎醒,痛哭流涕,又不斷拿出媽咪笑容滿面的舊照片懷緬一番。但這樣又有何用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