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賀欣/編輯.黃永亮

世紀

下一篇

世紀.二元對坐:勇武還是暴徒? / 文.賀欣/編輯.黃永亮

【明報文章】語言限制了思維的走向。說什麼樣的語言,用什麼樣的詞,怎麼樣去表述,後面代表着我們怎樣思考。因此從語言的使用上就可以揭示我們對某一些問題的理解;對某些語言的使用,也代表着後面的基本權力關係。語言於是成了話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