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鄧正健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玻璃大叔:批判問我 / 文.鄧正健

【明報文章】不少朋友在社交網站分享《問我》的曲詞,有位朋友更聲稱:此曲影響他極深。我有點意外,喜歡此曲的朋友年齡層分佈甚廣,他們接觸的應該是時代不同的流行文化來的。你或許會說,經典嘛,自沒有時代界限,而我倒覺得,《問我》其實特別容易打動青澀少年的心。我笑,我答,我係我,那種意態,那種清晰,驕矜自喜,不顧一切,自是任何一代人都經歷過的自我想像。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