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李維怡/編輯.林凱敏

世紀

下一篇

世紀.周日短篇:棄志詩 / 文.李維怡/編輯.林凱敏

【明報文章】然後,毫無意外地,某天,一群警察衝進伍昌池這間專門收租的公司,指稱公司進行非法活動,拘捕了公司經理,並搜走了所有文件。又再一次,在那見到老樟樹的白房間裏,戴力看着一大疊文件,高興地笑道:「真的做得太好了!我們就是苦無這些證據!交租的人不承認自己交租,放租的人又不承認自己放租!現在我們終於便可將所有土地擁有權收歸政府所有,那班大族以後必得定期向政府繳地租!你放心,那經理不會坐牢超過半年的,但撫恤他家人那一份要你出錢囉!」戴力的本地話有進步,毋須陳瑞在旁,已能講這麼複雜的本地話了。說罷他又再一次向伍昌池伸出了右手,這次,伍昌池豪不猶豫地伸出了右手:「我還有一個建議。」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