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馬家輝

欲望蜘蛛

下一篇
上一篇

快樂與幸福 / 馬家輝

【明報文章】校園大圍封,滿目盡是白色的高高的鐵板膠板,沿斜坡而上,乍看頗似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築起的圍牆,亦似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自治區之間的板廊區隔。卅年前倒了柏林之牆,但原來,對峙之心未死,隔離之心無盡,在人間,處處是圍城,城牆之內,城牆之外,兩邊的人互望,或是恐懼,或是憤恨,牆之存在作用到底是維持了和諧抑或增添了仇怨,一時之間,實難說個清楚明白。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