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馬家輝

欲望蜘蛛

下一篇
上一篇

議會又復活? / 馬家輝

【明報文章】近兩年常有「議會政治已死」之說,不一定錯,卻也很難說是全對,因要談已死或尚未死,必須先定義什麼才算是「活」。議會選舉是一種既定的機制,議會是一個現實的存在,選票是死物,議會亦只是場域,人卻是活人,選民是活,議員是活,活人有活的意志和能量,如何好好使用,如何適切使用,如何期待和如何靈活變化它們和他們的位置,始最重要,也始最難,而這,正是所謂政治的藝術和技術。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