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黃念欣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夕拾朝花:警察這一輩子 / 文.黃念欣

【明報文章】不到一個月,我又到台北了。董生在台師大開會,我罕有地沒有帶着什麼任務悠晃,原來真有點不一樣。但此時此刻的所謂悠晃,腳步所至,心之所至,又跟往日不一樣。例如新生南路上的紫藤廬、台灣自由主義的搖籃、殷海光等於一室之內月旦政權之地,因怕歷史之隔閡與沉重,因怕精緻化茶藝館的雅不可耐,好幾次經過也沒敢進去。這次竟很自然地進去點一份便餐,還打開手機把〈人生之體驗〉看一遍。下午與董生會合,大家都沒有什麼異議下,就到了二二八紀念館,門外有悼念周梓樂同學的鮮花與洋燭,館內有濟州四三事件的展覽,軍警、鎮壓、平民、犧牲,巨輪一樣的歷史,一下子又接上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