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鄭培凱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文字江湖:歷史記憶 / 文.鄭培凱

【明報文章】人的記憶是非常有限的,歷史記憶也極其短暫。俗語說,好了傷疤忘了疼,就是形容人們只顧眼前,事情過後,轉眼即忘。我時常說,一般人的歷史記憶,念茲在茲的,主要是自己的經歷。父母的經歷或許知道一些,已經不是切身之感,影影綽綽的。至於祖父母經歷的滄桑起伏,是當作故事來聽的,有一種「姑妄言之,姑妄聽之」的態度,雖然不會當成天方夜譚,卻總覺得是遠離現實的老生常談,並不當真的。《論語.子罕》記孔子不願自我蒙蔽,教訓是「勿意、勿必、勿固、勿我」,也就是不要自我中心,只看到自己的肚臍眼,看不到世界的形勢與變化。然而,一般人沒有聖人的智慧,無法超越個人既短暫又有限的歷史記憶,總是囿於固有的成見,以自己為是,跟他意見相左的,就不對,或者是別有用心,無法平心靜氣面對世事,深刻思考人世多變的歷史教訓。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