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鄭美姿

青豆集

下一篇
上一篇

不配做校長 / 鄭美姿

【明報文章】理大事件的恐怖,在於一校之長滕錦光一早已棄城,他逃之夭夭,根本沒想過要營救。上星期我連續幾日去了中大、浸大和理大,中大那一夜,我看着副校長吳培基在我旁邊,戴上半型面罩,一邊咳嗽一邊拿着咪跟警方講數。即使他們已跟指揮官有所協調,但前線防暴就是連連發炮,吳副校戰敗一般退回來,記者也不忍心再問什麼問題。看着他焦急地打電話給前校長沈祖堯,請他前來現場,而正在說這通電話的時候,身後催淚白煙升起,汽油彈的火舌映得在場的人面色紅紅。當時起碼知道的是,有人在做緊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