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戴耀廷

法政隨筆

下一篇
上一篇

雨夜的艱難決定 / 戴耀廷

【明報文章】在佔領了一個月的一個晚上,那夜下着大雨。在晚上大概十時左右,又經過了一整天沒有成果的會議,回到佔領區我的帳幕,身心俱疲地坐着,看着義工們忙亂地為帳篷修補,防止雨水漏進來。大家都給雨水淋濕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