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陳文敏

法政隨筆

下一篇
上一篇

退一步海闊天空 / 陳文敏

【明報文章】上周在校園內見到一些示威者將石頭和磚塊投向薄扶林道,我嘗試叫停他們。他們說要守護校園,不讓警察進來。我說校園下有不少是趕回大學的同事,砸出一塊磚頭很容易,但因此傷及無辜甚至令途人死亡,這便可構成謀殺罪!我明白同學希望做一點事情,亦能感受到同學那種別無選擇的憤怒,但大家在激烈行動之前,可以先停下來,想一想嗎?示威者破壞設施,我問他們這樣做有用嗎?他們說政府不肯回應訴求,他們別無選擇。我說當大家向着一條死胡同衝去的時候,自然是無可選擇。但退一步走出死胡同,情况便不一樣。黃之鋒當年衝入公民廣場,並沒有令政府開放公民廣場。公民廣場重開是因為一名公眾人士成功提出司法覆核。有人激動地問,法治已死,守法還有用嗎?我說沒有法治,當他們被捕受審時,誰人去幫他們辯護?有人說,我們要復仇,我們不會忘記。我說我們並不要求大家忘記,放棄暴力不等於放棄抗爭,只是尋求更多人支持的方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