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馬家輝

欲望蜘蛛

下一篇
上一篇

口罩後的暖意 / 馬家輝

【明報文章】校園所有活動停擺,空蕩蕩,沒見到幾個人,一下子把人帶回SARS的災難記憶裡。是十六年前遙遠事情了,甚少想起,然而說重來就重來,記憶像躲在樹林裡的黑精靈,忽然跳出來,站在你眼前,歷歷在目,宛如昨日。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