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陳惜姿

女人心

下一篇
上一篇

一夜歡愉之後 / 陳惜姿

【明報文章】中秋當晚,在沙田新城市廣場歡呼了一夜,是久違的開心感覺。商場中庭上面幾層欄杆圍着一圈圈人,唱了幾次「香港之歌」(原名《願榮光歸香港》,我嫌宗教味太濃)之後,才發覺不易唱。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