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陶囍

錦上路

下一篇
上一篇

鬱悶 / 陶囍

【明報文章】這段日子,鬱悶揮之不去,除了因為眼白白看着種種不義之事在面前展開,另一個源頭,來自那些被撕破的假面具。前幾天有人傳來短片,據說任教育工作者的女人面對粗言問候,竟然說出比粗話更匪夷所思的話。起初我為她感到無比尷尬,然後想到她的家人朋友學生,平白無端看到這一幕時,會有什麼樣的感受?他們會如我一樣大吃一驚嗎?有特定身分地位的長輩,日常對白是五育並重,非常時期脫口而出的,那是反常還是正常?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