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余麗文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共生紀:和你拖 / 文.余麗文

【明報文章】這個城市如果是一個人,他/她應該是骨骼精奇、創意無限、堅毅不屈、有勇有謀、思路清晰、明辨是非;但這個人也同時可能擁有多重性格,時而委屈如粵語長片的可憐家嫂,時而變身兇殘嗜血的野獸,時而木無表情如A.I.錄音帶化身。還好,城市不是單純一個人或一班人的延伸,卻由你與我組成。最早期的現代社會要依賴出版文化,如報紙等構築橫向的身分認同,在建立閱讀的社群時,同時貫注共同體的文化想像。你不用認識社會每一個角落的個體,卻能在閱讀及想像的社群中,找到自己以外的可以互為認同的其他人,而大家也願意把共處的空間想成「家」。這種想像建立於一種對集體身分的渴望以及認同;同時也為私人(閱讀)及公共(參與)空間劃下了一條現代的界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