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鄧正健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玻璃大叔:罷課就是一種教育 / 文.鄧正健

【明報文章】我在某處聽到「自由講師」一詞,差點就要寫進我的履歷去。當然坊間認受性更高的叫法是「漂流講師」,甚至有說某校已把「floating lecturer」用作正式職位名稱了。自由與漂流,一個逍遙一個落泊,天淵之別,但無改我對自己當前的事業規劃想像:還是不入教育體制好。尤其在罷課一事上,我好些當全職大專教員的朋友,在開學前的一兩周裏,除了熱烈地支持運動,或密切地關注事態,還要為處理罷課學生的機制而廢寢忘餐。幸好我有份漂流兼教的學系全都願意寬待學生,不計出席率,延期交功課,或設立配套幫助學生罷課不罷學。一句話,學生罷課是應有之義,為人師表不宜干涉。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