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余婉蘭/編輯.林凱敏

世紀

下一篇

世紀.周日短篇:心/12‧回到白色房子 / 文.余婉蘭/編輯.林凱敏

【明報文章】有人常常問我,禁區到底是什麼,有何象徵意義。他們還經常做些無意義的猜測,對此我總覺得惱怒與絕望。禁區如同我的電影中出現的其他一切,沒有一絲象徵意義:禁區就是禁區,禁區就是生活,穿越禁區時,人不是挫敗,就是站穩腳步。——塔可夫斯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