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馬家輝

欲望蜘蛛

下一篇
上一篇

在後樓梯等候的年輕人 / 馬家輝

【明報文章】偶爾行經家居附近的社區,有許許多多的樓房,有公屋,也有單幢私樓。樓房的距離或遠或近,也或高或低,亦或新或舊,本來極有差異,然而在近日,詭異地有了共同點:每到夜晚,都有吶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