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鄧正健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玻璃大叔:維特的手 / 文.鄧正健

【明報文章】中年維特在星期一中午醒來,天空正下着毛毛細雨。他記得睡着之前一直嗅到微雨連續下了兩個月的酸味,卻無法想起自己是怎樣睡着的。這天是仲夏之末,他尚欠M報一篇抗爭運動評論稿。他下樓,找一家黃絲咖啡小店,坐下,打開手提電腦,一杯拿鐵就放在手邊。他以點列方式打出文章重點,便記起許多年前他第一次在M報刊出了一篇關於少年維持的小文章。文章說,少年歌德因為失戀才寫少年維持,而又因他寫到少年維持最後自殺了,才將自己由自殺邊緣拯救出來。少作不堪提,中年維持只關心他怎樣把眼下這篇稿寫好,以平衡M報愈發失節的社評和頭版。M報是他自小讀到大的,現在已經屆中年的他,每每讀到它的人格分裂,都會很傷心。他惦念着找他寫文章的編輯朋友,也惦念着同樣人格分裂的香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