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樂婷

七齣好戲

下一篇
上一篇

夢與傳說一則 / 樂婷

【明報文章】六月、七月、八月,日子愈過愈魔幻,也愈來愈覺得眼前的新聞,那些來自人群的大叫和絕望的斥罵,與那些白煙和槍聲都是假的,是夢。一夜在牀上看直播卻睡着,夢見自己和一班人正往森林裏跑,林裏長滿參天並筆直的加州紅木樹,周遭飄着沒有味的白煙,有點浪漫。像有魔性的森林,大家都明白只要再往裏面跑深一點就出不來了,剛想停步,背後卻又有人推趕,說後面有拿着電鋸的藍衣人。他們的頭罩上有血,一邊追捕着我們,一邊亂鋸身邊的杉木,那些被鋸去樹幹的木頭像被割斷大動脈的人一樣,隨之噴出血漿。人們驚叫,而我流着汗醒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