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陶囍

錦上路

下一篇
上一篇

世代論 / 陶囍

【明報文章】跟未夠三十的朋友見面,聽他說這個月來在運動現場的所見所聞。二字頭的人,相對於我分屬「年輕人」,可他至今最深刻的感受,來自比他年輕更多的少年,最年少的十二三歲,他們絕不老練,毫不勇武,心裏其實沒底,不大知道該做什麼,但有需要時,又會自動自覺走到不同崗位,傳送物資,指揮交通,維持秩序。他一方面大為驚奇,一方面深感慚愧,想起自己這個年紀時,懵懵懂懂,別說抗爭,自己想要什麼還說不清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