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楊不歡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不歡而談:以最大的善意揣測他人 / 文.楊不歡

【明報文章】我第一次訪問香港樂隊my little airport,大約是在二○一二年。在當時他們土瓜灣小小的band房中,成員阿P講起一個故事,準備作為他未來寫歌的靈感。那個故事深深打動了我,至今令我印象深刻: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