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韓麗珠

自轉行星

上一篇

窗的臉 / 韓麗珠

【明報文章】離開那個島之後,我沒有掛念島上任何一隻流浪貓,緬懷是一種危險的感情。只是逐一記起整齊地排列在低矮樓房的為數不多的窗子。如果房子是一個人內心世界的延伸,窗子就是住客的另一張臉。

相關字詞﹕風景 自轉行星 韓麗珠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