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馬家輝

欲望蜘蛛

下一篇
上一篇

過了便是過了 / 馬家輝

【明報文章】都說七月一日是個「無眠之夜」,社區裡,隔窗望向左鄰右里,夜深之際,仍然燈火明亮,恐怕家家戶戶都在注視電視的新聞直播。是死守立法會抑或適時撤退?是和平清場抑或暴力鎮壓?分分秒秒的片段都在牽動人心,不管如何定義暴力或到底誰才是真正的「施暴者」,這終究是我的城我的地,任何渾沌和困頓皆令人感到心疼。無眠,其實都是關心和愛。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