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陶囍

錦上路

下一篇
上一篇

人生有用的 / 陶囍

【明報文章】這些年聽過許多年輕朋友的心事。日月轉換,一代人走了,一代人來,青春大概相似,每個人面對的問題都獨特,卻又有類同的軌迹。坐在對面的我,在他們流淚時遞紙巾,其實無所作為。我常常想起《山河故人》:「每個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遲早是要分開的。」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