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阿寬

極度大男人

下一篇
上一篇

對和平表達絕望時 / 阿寬

【明報文章】隨着大隊走到金鐘,有年輕人不斷呼籲群眾向右轉,到立法會外支持學生:「我們那邊不夠人。」同行朋友說過去看看,因為見到早前立法會玻璃門被衝擊,我搖頭說:「我支持和平表達。」年輕人聽到我的話,低聲一句:「已經沒有和平了。」他沒再望我,繼續向其他人叫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