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鄧正健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玻璃大叔:抗爭有大美 / 文.鄧正健

【明報文章】在艱難的六月的最後一天,我身在台北,參加一個有關劇場與街頭的座談會。我把一天之前一名大學女生在白牆上寫下的遺書,投影到現場的白牆上,作為我這次演講的結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