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黃念欣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夕拾朝花:如何避免一場「完美風暴」? / 文.黃念欣

【明報文章】在眾多站在政府立場解說修訂《逃犯條例》的文章中,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的網誌——A Perfect Storm(完美風暴),算是最能讓我看得明白的——明白律師專業之道,就是當事人利益的最大化。文章重新解說自英殖時期香港引渡條約的歷史、回歸後不修訂或後來修訂的原因,以至這次修訂中一些比較「可取」的細節,如重申修訂後可以每次特設逐案審理(ad-hoc case-by-case basis)而毋須簽訂引渡條約,輕輕提示西、法、意、葡等歐洲民主國家都與中國簽訂了引渡協議,只是經過特區政府一連串的「低估」和「解說不足」之後,修訂難以獲得大眾支持,卻仍體現出香港一國兩制中「半民主」(semi-democratic)制度與「軟專制」(soft authoritarianism)管治特色——我服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