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張少強/編輯.彭月

世紀

下一篇

世紀.一一兩岸:反修例行動與新抗爭格局 / 文.張少強/編輯.彭月

【明報文章】後九七香港既要接受大國統攝的歷史宿命,復要面臨地緣位置轉移,經濟發展受挫,港式文化流逝,邊界陸續消失,自我價值失守,管治體系崩壞,個人自由受到限制,民主改革遙遙無期。「香港已死」早在香港內部成為一股持續出現的集體情緒,也使人心渙散,民間疲憊乏力,失掉往昔自信,跳不出悲觀想法,一時之間陷入絕望。然而,正如現有香港研究曾預警,這股集體情緒,雖然由於這個城市確在傾頹所致,但更是由於這個城市普遍不想繼續傾頹使然。故此,絕望並不代表失去能量,反而可以化為民間的活躍主義(activism),以至激進主義(radicalism),在香港本土衍生新的、屬於後殖民年代的歷史主體,對帝國式的強權宰制更多頑強抗爭。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