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韓麗珠

自轉行星

上一篇

理性的欄柵(上) / 韓麗珠

【明報文章】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理性」成了一項守則,成了政府所說的這城巿的核心價值,成了一項高於眾人的規條。當人們因為被壓迫而反抗,當權者會說:「那是暴力和不理性的行為。」當兩個人開展了爭執,其中一個人說:「你所說的並非理性的觀點。」被指為「不理性」就是一種最深的否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