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馬家輝

欲望蜘蛛

下一篇
上一篇

廟裡的孩子 / 馬家輝

【明報文章】昔之巴岸,今之蒲甘,兩回到此城已經相隔卅一年。在仰光機場登上螺旋槳小飛機,搖搖兀兀地衝上雲霄,一路倒是平穩,而且因為低飛,看得見地面的山川河田,以及無數的一個又一個的佛塔,聖地佛國,下午三四點的暖陽映照在不厚不薄的雲間,連雲霧也顯慈悲。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