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陳喜艾

七齣好戲

下一篇
上一篇

真誠 / 陳喜艾

【明報文章】6月12日,日出不久,一個25歲女孩,踏進地鐵,搭乘第一班列車。她沒如往常穿着得體的裇衫到灣仔稅務大樓上班,反倒是如奔喪般,一身黑衣,目的地是金鐘。自雨傘運動後,她如不少香港人一樣,早對前往政府總部的路線了然於胸,從A出口鑽出,滿目都是黑衣人。她後來遇到不少第一次來政總抗爭的中學生,說起當年傘運只是初中生,沒機會參與,但社會上的事看在眼內,於是,5年後的今天,一觸即發。中午過後,她回到了辦公室,卻沒想到衝突在她離開後才出現,看着直播畫面一幕幕催淚彈與橡膠子彈,她忍不住哭起來,怪責自己沒有留在現場與群眾共同進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