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馬家輝

欲望蜘蛛

下一篇
上一篇

快完了。 / 馬家輝

【明報文章】特首的「道歉」信的結束處,有個「完」字。即使以前有過,但在這當下,在這如今,一個簡簡單單、乾乾脆脆的「完」字畢竟意義非凡,足以牽動許多聯想和幻想。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