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樂婷

七齣好戲

下一篇
上一篇

神打的意志 / 樂婷

【明報文章】這幾天回家,身體放鬆下來就覺渾身痛到不行,身上沒有一處不繃緊。那些在金鐘曬過的毒陽,在閃避各式子彈時動用過的肌肉,在走難時不忘搬運各種物資時用過的手的蠻力,因戴上口罩眼罩纏上保鮮紙困在皮膚上的濕氣,隨人回了家,走進了浴室,熱水灑下來,便統統回來了。才發現自己雙腿無力,肩膀痛,手震,目眩,頸與手臂曬傷,濕疹發作,人曬燶了,而且雙眼通紅,悲傷。冲完涼,髒衣服扔到洗衣機去,搽上藥膏,在發紅發燙的地方再蓋上蘆薈,貼上臉的紙面膜,模仿尋常日子的晚上,港女式大字形地躺在牀上,貓侍候一旁,開大冷氣,滴上薰衣草精油在枕巾上,以為這樣就會疲勞盡消。拿起手機卻又不死心去看社交媒體的直播:那些還未回家的孩子在熟悉的大馬路上來來往往,他們有時打盹,有時啃麵包,飲水,休息夠了便蹲下身去收拾日頭人們留下的垃圾。他們很年輕,輕撥着傳單或是紙扇,夜裏無風,黑衣卻在月色下耀眼,像那個背對而立的黃色雨衣,與他在白布上的黑字,鮮暗分明。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