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鄭美姿

青豆集

上一篇

他們不是暴徒! / 鄭美姿

【明報文章】612下午3點40分,我在添馬公園的草地,正於一個失明年輕人的掌心上,輕輕用手指畫了「門常開」的形狀。那一刻,本想向他解釋為何這裏聽到的環境聲音,跟剛才如此不同;但嘴巴還未張開,卻看到前面的人群,突然掉頭朝我們跑來。「跑!」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卻這樣大叫出來,失明人應聲捉着我的左手手肘,我用震顫的右手握住他,大概像走日本仔那樣,拔足狂奔。然後周圍的人開始咳嗽、我的眼睛湧出淚水,身邊那個看不見的年輕人問:「你看到什麼?看到什麼?」我一邊跑一邊回頭,看到漫天黑灰色的催淚彈濃煙,但我說不出半個字,只被一種深深的悲哀徹底吞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