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鄭培凱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文字江湖:白毫銀針 / 文.鄭培凱

【明報文章】福建的朋友寄來好幾箱政和大白茶,太太拆封之後,發現其中有兩箱特級白毫銀針,高興得很,拿出她的煮茶器,說要煮一壺白毫銀針,讓我好好享用一番。我一聽就急了,說白毫銀針不能煮的,要放到玻璃杯裏,用冲泡龍井或碧螺春的方式,泡個五六分鐘,讓茶味浸泡出來,就可以喝了。她頗為疑惑,說特地買了這隻煮茶器,不是為了煮老白茶與普洱的嗎?怎麼不能煮白毫銀針呢?不是說要煮出茶味的精華嗎?我就耐心解釋,老白茶是陳年茶,放了好些年,經過自然發酵過程,是適合烹煮的,喝起來茶味醇厚。但是,新鮮的白毫銀針不同,是沒有炒揉過的新鮮茶芽,只經過晾曬與烘乾的程序,因此,和綠茶的喝法一樣,開水冲泡,品嘗其鮮嫩,給人一種春風拂面的感覺,讓齒頰之間迴蕩草卉發芽的生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