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鄭美姿

青豆集

下一篇
上一篇

在晴天和大雨下奔跑 / 鄭美姿

【明報文章】最近生出了一種想用文字記錄時代的迫切感,大抵是出於絕望。在香港活了孩子和青年期,總覺得周遭的事物和氣氛一直倒退,而快樂只來自一己的小成,比如能騎好單車、練好跑步、寫好一篇文章、結交喜歡的人、與家人和睦、賺錢好餬口。然後……然後目光只能變得短淺,一放眼長遠,就覺得害怕,怕的不是終於笑出了法令紋,或者屁股的贅肉更加鬆弛(雖然都值得害怕),而是生怕香港會怎樣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