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黃念欣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夕拾朝花:牛醉金迷 / 文.黃念欣

【明報文章】在滴酒不能沾的志蓮淨苑素菜館內,整頓晚飯都在一種微醺的狀態。透過餐廳著名的落地窗外的水簾,看見詩人陳滅負手而立的身影,藍灰線條印象如畫。人都陸續到了,學問好我百倍但時常感覺他如親弟的嘉謙,被我拖稿到地老天荒仍然笑容滿臉的胡總,還有好久不見的謝與潘,漸形成一圈飄蕩的飯局氣氛。我暗自統計,到目前為止,整個五月加起來有沒有睡夠四十小時?

上 / 下一篇新聞